<address id="jfhzr"><listing id="jfhzr"><meter id="jfhzr"></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jfhzr"></address>

      <address id="jfhzr"></address>
      <address id="jfhzr"></address>
      <address id="jfhzr"><address id="jfhzr"></address></address><form id="jfhzr"></form>
      熱門產品:

      行業新聞
      您所在的位置:

      我國應對生活垃圾的資源化無害化處理

      來源:源通機械   時間:

      “生活垃圾處理的戰略就是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昨日,中國城市建設研究院總工程師徐海云教授在給廣州市領導干部作生活垃圾處理專題報告時開門見山地指出。而實現“三化”的具體手段就是三個“盡可能”:首先,盡可能減少產生;其次,盡可能進行回收利用垃圾——盡可能對可生物降解的有機物進行堆肥處理或厭氧消化處理,有機垃圾的循環利用屬于回收利用范疇;再次,盡可能對可燃物進行焚燒處理;較后,對不能進行其他處理的垃圾進行填埋處理。“應當指出,這些‘盡可能’的重要前提就是經濟因素。”

        垃圾分類為垃圾清潔利用創造條件,但無法替代填埋和焚燒

        徐海云介紹,根據2009年中國城市建設統計年鑒,截至2008年底,全國655座設市城市生活垃圾清運量1.54億噸, 集中處理量約1億噸,集中處理率為66.8%;有各類生活垃圾場超過500座,其中城市生活垃圾填埋場407座;城市生活垃圾堆肥廠14座;城市生活垃圾焚燒廠74座;其他為一些綜合處理廠。

        “發達國家城市垃圾處理發展歷程表明,垃圾分類收集是實現垃圾資源化的較有效途徑”,徐海云表示,通過垃圾分類收集,不僅可直接回收大量廢舊原料,實現垃圾減量化,而且可以減少垃圾運輸費用,大大簡化垃圾處理工藝,降低垃圾處理成本。例如,對可生物降解的有機垃圾(如廚馀垃圾)單獨收集進行堆肥處理,既可簡化堆肥處理的分選工序,降低堆肥處理成本,又可提高堆肥質量,促進堆肥銷售。但現代生活垃圾的構成是復雜而多樣的,分類收集的目的是將其中清潔的可回收的部分進行單獨收集,以便生活垃圾進行回收和處理。

        但徐海云同時指出,由于垃圾分類收集涉及每一個居民,而且當物品變成垃圾時所處的狀態千差萬別,因此,分類收集特別是用于直接回收的分類收集只能是相對的和有限的,不管采用什么樣的分類,“剩余垃圾”這一類都是不可缺少的。“可以這么說,垃圾分類給垃圾的清潔利用創造了條件,但無法替代垃圾填埋和焚燒。”

        “可回收”與“能夠回收”是兩碼事,燃燒也是循環

        “‘可回收’與‘能夠回收’是兩碼事,而人們常常把它們混為一談”,徐海云說,“可回收”對應的是“垃圾是放錯位置的資源”;而“能夠回收”對應的是現實的回收品消費市場,是實現回收利用全部過程的產業鏈。“我們在西瓜地吃完西瓜將西瓜皮留在農田里,西瓜皮就會自然腐爛,完成生物發酵過程,西瓜皮也實現了回收利用,是生態和環保的,但如果你在北京的長安街上吃完西瓜剩余的西瓜皮,如何處理,單從生態和環保的角度,似乎也應該單獨收集,通過生物處理返回到自然的土地中,但試想一下,其運輸費用及排放是多少,經濟方面和環境方面‘值不值’,誰來支付這筆費用?”

        徐海云給出了三點“提醒”:垃圾回收利用是需要成本的;垃圾回收利用的產品市場是有容量的,而且是波動的;一些垃圾如紙、塑料、生物質等可燃物不可能無限循環,往往需要進行燃燒并進行熱能利用,回到自然界的大循環中。因此,回收利用無法完全解決垃圾處理問題。

        “就垃圾資源循環利用而言,衛生、安全、環保、經濟一個都不能少”,徐海云表示。

        建議有毒有害垃圾單獨收集,控制生活垃圾水分,向包裝垃圾收費

        “我國廢紙回收狀況可以說明垃圾回收水平是不低的,甚至可以說還是比較高的。大部分居民在家庭中對舊報紙、易拉罐等還是基本做到單獨收集,然后賣給‘回收工’(俗稱‘撿破爛’,他們大多來自農村,在城市居民區流動地或半固定地收集廢舊物,然后再賣給廢舊物資回收站)。這個過程實際上就是城市垃圾的一種分類收集”,徐海云認為,在中國推廣垃圾分類處理不需要“形式主義”。他提出了三點建議:

        一,建立家庭有毒有害垃圾單獨收集體系,具體包括顏料、油漆類、溶劑類,如松節油、膠水、粘合劑、清潔劑、廁所清潔劑、去污劑、水銀溫度計、熒光燈管等。

        二,對家庭廚馀類有機垃圾的管理需要變換思路,把控制生活垃圾水分作為管理目標。水分控制要從源頭努力。從單質和化合物角度分析,當前生活垃圾中較多的是水(平均50%左右或更多)。而不同處理路徑(走下水道到污水處理廠與環衛部門收運到垃圾處理廠),處理1噸水的成本相差100倍以上。北美的做法是推廣家庭粉碎機;日本的做法是家庭主婦擠干水作為可燃物焚燒;德國的做法是擠干水單獨收集進行堆肥或厭氧發酵。

        三,未來城市減少垃圾的重點應該放在提高包裝類垃圾資源回收率。歐洲的經驗就是建立包裝垃圾收費體系。

        填埋浪費土地破壞臭氧層,現代化焚燒是必然選擇

        徐海云引述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美國廢棄物能源科技學會主席、哥倫比亞大學尼古拉·塞米尼斯教授的觀點認為,垃圾填埋的方法不僅浪費土地資源,更嚴重的是會產生甲烷等多種有害氣體,而甲烷對臭氧層的破壞是二氧化碳的20倍,是對未來不負責任的方式。談到民間“用垃圾填海造地”的建議時,徐海云認為并不可行:“海洋環境也是需要保護的,用垃圾填海會污染海洋。以前,我們習慣把垃圾運往山溝里或者無人區進行填埋,這不過是以環境容量來稀釋污染的權宜做法。其實,那些地方的生態環境系統更加脆弱,更容易遭受破壞。”

        “對于回收后的剩余生活垃圾,選擇機械分選的所謂綜合處理,得不償失;依靠填埋處理,土地和環境難以支撐;現代化的焚燒處理是必然選擇。”徐海云提出。據他介紹,目前,我國城市垃圾焚燒處理發展較快,2008年焚燒處理能力是2000年的18倍,達到5.16萬噸/日。城市生活垃圾焚燒處理具有占地小、場地選擇易,處理時間短、減量化顯著(減重一般達70%,減容一般達90%。),無害化較徹底以及可回收垃圾焚燒余熱等優點。目前,全世界共有生活垃圾焚燒廠近2100座,總焚燒處理能力為62.1萬噸/日,年生活垃圾焚燒量約為1.65億噸。這些焚燒設施絕大部分分布于發達國家和地區,約35個國家和地區建設并運行生活垃圾焚燒廠(CEWEP,2006)。按年處理量分析,其中歐盟19國年焚燒處理占38%,其次日本占24%,美國占19%,東亞部分地區(中國臺灣、韓國、新加坡、泰國、中國澳門、中國大陸等)占15%,其他地區(俄羅斯、烏克蘭、加拿大、巴西、摩納哥等)占4%。

        生活垃圾焚燒促進節能減排,削減二-英64.7%

        徐海云說,美國生活垃圾焚燒平均產生電能為520kwh/t,而填埋處理平均產生電能為20kwh/t。2007年美國87座垃圾焚燒發電廠,每天焚燒處理量約為9.5萬噸,發電能力2500MW,可以滿足2300萬個家庭, 垃圾焚燒發電產值100億美元,提供了超過6000個就業崗位,及超過4億美元年工資額。2003年1月14日,美國環保局發布的報告指出“垃圾焚燒產生的電能與其他來源產生的電能相比,其對環境影響幾乎是較小的”,2009年9月21日,美國環保局發布的報告指出,2006年美國生活垃圾焚燒量為3100萬噸,由于對垃圾焚燒進行熱能利用,相當于減排1700萬噸二氧化碳當量溫室氣體。日本2006年有293座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總裝機1590MW,當年共發電72億kwh,相當于197萬戶居民的年用電量。這些數據充分說明,垃圾焚燒是實現資源回收利用的有效方式之一。

        對于部分公眾所關心的垃圾焚燒帶來的二-英問題,徐海云引用了一些數據:“當垃圾被運往焚燒廠時,二-英含量就已達50ng/ Nm3。德國研究表明,生活垃圾經過焚燒后,向空氣中二-英排放量只相當于原有含量的1%,向環境中所有介質排放量相當于原有含量的35.3%,這說明經過垃圾焚燒,其中垃圾中原有二-英的64.7%得到分解。因此,通過垃圾焚燒處理,環境中的二-英凈含量是下降的”。此外,德國聯邦醫學協會在1993年1月發表的研究報告表明:現行達標的生活垃圾焚燒廠,住在焚燒廠附近癌癥風險可以忽略;2007年,里斯本預防醫學研究所研究表明:垃圾焚燒發電廠對居住在附近居民的血液中二-英含量并沒有影響;2009年,英國致癌委員會研究表明:居住在垃圾焚燒發電廠附近居民致癌風險非常低,按照現代流行病調查,差不多達到監測不到的水平。全球反垃圾焚燒聯盟也承認沒有直接證據證明垃圾焚燒二-英導致癌癥。

        徐海云認為,目前國內出現反對生活垃圾焚燒處理的聲音,其主要原因是缺乏有效的公眾參與,盲目反對的背后是個人利益與公眾利益的沖突。他建議,生活垃圾處理方式選擇要遵循“誰污染,誰付費”的原則,要與居民收費直接對接。

      本文作者:【金屬粉碎機】 網址:http://www.54n2000.com

      頁面版權備注
      本文版權歸 源通機械 所有;本文共被查閱 22174 次。
      未經授權,禁止任何站點鏡像、采集、或復制本站內容,違者通過法律途徑維權到底!
      58彩票